迈进2021东京奥运会求生记 庞德谣言遥遥领先预言

  本文转自张斌公众号

  东京时间,3月24日,星期二,晚8点。东京湾大桥旁的五环标志已然点亮,这座奥林匹克城市悄然无声,与五环自拍合影的人们大多并没有摘下口罩,他们也许希望以此记忆,这就是2020年的一瞬间。

  从瑞士洛桑到日本东京,电波穿越万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正在经历写就历史的一刻。按照奥运征程指引,原本整整四个月之后的7月24日,周五,晚8点,东京奥运会开幕式将盛大上演,世界相聚于五环旗下。然而,疫情改变了一切。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全球确认病例达到了37.5万,增长显露出了指数级的狰狞。

迈进2021东京奥运会求生记 庞德谣言遥遥领先预言

  首相官邸,安倍晋三面前的电话按时响起,巴赫主席问好的声音传来了。从NHK独家发稿时间看,双方会谈时间很短,判断疫情,悲悯苍生过后,日本方面的一项请求被国际奥委会接受了,东京奥运会延期至2021年举办,但最晚不要迟于那一年的夏天。两次世界大战曾经让三届奥运会遭逢取消的命运,当人们将疫情比作“第三次世界大战”凶猛爆发时,奥运会的延期虽千般不愿,但总比往昔发生过的取消更让人可以慨然接受。还算幸运的是,历史上的第二次东京奥运会最终还是安然地落在了二战后任期最长的日本首相九年任期的最后一个季度之中。

  显然,这是一条有着“抢跑嫌疑”的重大消息,当然国际奥委会可以在其仅仅48小时前宣布的未来四个星期考量奥运延期的时间窗口里,随时扔下这支靴子。其实,这支靴子本可以再早一点而扔下,疫情肆虐之中,不少无助的个体都在等着因此带来的安全时刻。

迈进2021东京奥运会求生记 庞德谣言遥遥领先预言

  当世人都将接收模式按照国际奥委会提示调试为四星期模式时,分散在全球的国际奥委会15位执委得到通知,他们需要在星期二格林威治时间中午前后准备上线,特殊时期的特别执委会紧急启动。美国安妮塔·德芙朗茨生活在南加州,闹钟准时周二凌晨三点响起,比会议预定时间早了一小时,此时安倍首相与巴赫主席的电话沟通马上就要开始了。巴赫主席在特别执委会上告知沟通结果之前,NHK抢跑在前的快讯已经将所谓延期一年的共识传遍了地球的每个角落,安倍有意让世界知晓,为此他本人和日本做了怎样的努力。

  按照奥林匹克宪章,做出延期的决定机构只有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巴赫主席在视频会议系统中,对着早已上线的执委们解释了延期的共识,并按例询问各位是否存有异议,无需投票了,也无需掌声,全体通过,相约30日执委会再确认延期后的赛期问题,另外一支靴子尚未落地呢。

迈进2021东京奥运会求生记 庞德谣言遥遥领先预言

  这一刻,日本入夜,19日登陆日本的奥运圣火正在福岛的圣火盒中闪耀,原本设想东日本大地震中受灾最严重的东北三县作为“复兴之火”展示后,从26日起从福岛县开始为期121天、遍及日本全国47个都道府县的接力。但这一切都要延续至明年再实现了,那精心设计的火炬上“东京2020”的字样,并不会因为奥运会的时间刻度落在2021年,而有任何的改变。

  这一刻,洛桑下午的阳光也些刺目,巴赫主席要启动后续计划了,虽然此前一定与奥运会最重要的利益关联方有过各种形式的沟通,共识早已达成,但终究要面对更多的困惑与不解,第二天上午他要与全世界的媒体进行电话交流,这一轮挑战刚刚开始,协调与善后工作空前繁杂,疫情强按着奥林匹克领袖的手亲笔改写了历史。七年了,作为领航者,巴赫主席经受的考验接二连三,索契冬奥会中“后冷战”的刀光剑影让国际奥委会几乎没有了腾挪空间。寨卡病毒与筹备工作延宕的双重侵扰,使里约奥运会一度起伏跌宕。平昌奥运会开幕式遭受的黑客悍然攻击,系统安全一度走到崩溃边缘,至今还是一团迷雾,朗朗乾坤谁人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最为挑战的还是,上任以来,四届奥运会的申办,申办城市总计不过七个,奥运会全球如此独特的存在,如今已是不堪的负担。身为独特的领导者,巴赫身上政治家的色彩会被解读为政客习气,将奥林匹克的商业价值推向历史新高,又免不得被斥责为深陷利益的泥沼,进退失据。2020年,巴赫也一定会想众人一般,在未知中,踟蹰而行。

  这一刻,安妮塔·德芙朗茨迎着南加州的晨光要小睡一会儿,当她再醒来的时候,这个世界上被确认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例已经超过40万例。从30万到40万,仅仅用了不到48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