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纷繁复杂的20世纪西方现代艺术史中,意大利画家乔治·莫兰迪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当层出不穷的艺术流派不断用新的艺术观念和和技法刺激着观众的神经时,他安静地隐居在自己的家乡博洛尼亚,几十年如一日沈浸在对一些瓶瓶罐罐等日常之物的探索中,他的作品简单而纯粹,具有朴素的动人力量,在全世界征服了众多观者的心,最终留下了“艺术家中的艺术家”与“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画家”的美名。

静物画在西方拥有悠久的历史,从古希腊的瓶画开始,静物就作为一种存独立样式在出现在绘画中,寄托着人们的情感,承载着人们对世界的思考和认识,经典的艺术大师如卡拉瓦乔、伦勃朗、维米尔、夏尔丹等人都痴迷于静物画的创作。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后印象派更是将静物的潜力发挥到极致,梵高的向日葵和塞尚的苹果就像艺术家的名片,诉说着他们个人的故事和艺术理念,更重要的是,现代主义乃至后现代主义的诸多艺术观念都源起于这些看似平凡的静物。莫兰迪的创作正是延续了这条低调却不可或缺的静物画创作脉络,而他独具特性的绘画语言和表现方式无疑也大大丰富和深化了这条视觉线索的内涵。

莫兰迪的艺术风格成熟于40年代,此幅《静物》即是他成熟时期的代表作品。他的作品看似很简单,却有一种吸引人的魔力,让人不知不觉间便沈浸在他所营造的世界里,这世界有夏尔丹般的自然感,有塞尚般的仪式感,也有超现实主义基里科般的神秘感,这种多层次的体验最终幻化为一种宁静的和谐,消除了时间性和空间性,静静地立成永恒,颇有禅宗里“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韵味。被毕加索称为“20世纪为最伟大画家”的巴尔蒂斯便认为莫兰迪是最接近中国绘画的欧洲画家。莫兰迪对画面形式的纯化与中国文人画中的笔墨意趣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如果对他的人生经历多一点了解,便会顿然醒悟这种艺术品格的生成之道。他终生未婚,生活方式同中国文人一般自然简朴,淡泊名利,将所有精力用于静观物象,体悟自然,并以视觉的方式加以表达。正如中国画论所讲求的“澄怀观道“,只有用心灵的的眼睛来看空间的万象,才能俯仰自得,悠然自是,使深广无穷的宇宙来亲近我,这正是他作品中那宁静和谐感的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