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哗啦啦!”

    坐在主队后场篮架附近的球迷们,玩了命的舞动手中的工具,希望能给客队罚球带来干扰。

    “小子,别嚣张!”

    “是啊,你们别想赢野猫队!”

    一名中年男子干脆掀起了T恤,露出白花花的肚子来。

    “往这儿看,俄亥俄的小鬼头!”

    肚皮上面用油彩画着七叶树的队标,不过,被一只凶悍无比的野猫狠狠的踩在脚下。

    拉塞尔嗤笑一声,稳稳罚中。

    队友们都来和他击掌,除了麦克雷,这家伙还在为刚才那一球耿耿于怀。

    可恶的蘑菇头!

    刚才自己先是替他挡住了考利斯坦,制造出了空间,接着又摆脱防守人跑出了大空位,可是这家伙既不出手,又不传球。

    两次绝好的机会都被浪费了!

    嚣张的小鬼头今晚到底搞什么鬼!

    可怜的麦克雷上半场已经受了一肚子气,下半场才刚刚开始,就又被队友气的险些原地爆炸。

    马塔教练对于球队的状况心里还是有点数的,很明显,拉塞尔和麦克雷,这两个目中无人的家伙要开始单干了。

    完了,他呆呆的看着记分牌,感觉到距离这个赛季的结束,不远了。

    但是,现在除了约翰教练以外,没人关心马塔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NCAA的教练有着绝对的威严和权力,可以影响到球队的一切运作。

    可惜比赛一旦开打,他们就不是主角了,篮球这项运动的主角,永远都是球场上光芒万丈的球星。

    无数只镜头聚集在七叶树当家球星拉塞尔的身上,刚才那次一条龙突破造犯规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绝对能进赛季十佳球。

    埋伏在几万名球迷之中的,除了一些记者外,还有几支手握乐透签的球探。

    洛杉矶湖人队的球探拉芙琳就是其中之一,此时这位NBA唯一的女球探正坐在二楼8号包厢内,不停的翻找资料。

    包厢内有一股浓浓的雪茄味,呛得拉芙琳一阵咳嗽。

    “喂,科比,你就不能少抽一点嘛?”她实在忍受不了了,对站在窗前那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抱怨。

    男人好像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抱起肩膀,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盯着场地上发生的一切,又狠狠吸了一口。

    数度出现的,戴着鸭舌帽的神秘男人,竟然就是洛杉矶湖人队的超级天皇巨星……

    科比·布莱恩特!!!

    科比又吐出一口烟圈,好像很享受这种感觉:“拉芙琳,今晚你看上谁了?”

    拉芙琳刚刚喝了一小口科比带来的威士忌,听到他的问题,险些被呛住。

    “什么叫我今晚看上谁了,你这是什么用词,咱们熟归熟,可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位高贵优雅的女士呀!”

    科比觉得自己得逞了,嘴角向两边微微提上去,笑了起来,露出一点点雪白的牙齿。

    拉芙琳一番抱怨过后,放下了酒杯,将身体向后倾,整个人陷在了沙发里。

    她抬起手轻轻按压太阳穴,脸上露出难以掩饰的疲惫。

    NCAA联赛临近尾声,这些天她一直在全国各地东奔西跑,考察球员,确实有点累了。

    不过,别看她嘴上在抱怨,但心里已经在认真思考科比的问题了。

    今年洛杉矶湖人队手里攥着的可是地地道道的高位签,而且很大几率是前三位。

    如此宝贵的签位,必须要慎重,慎重,再慎重才行。

    自从2013年老巴斯叔叔去世,小巴斯开始掌权之后,外界对洛杉矶湖人队的质疑之声就从未间断过。

    拉芙琳这些年眼睁睁看着巴斯家族被一步步推到风口浪尖,真是又无奈,又着急,又心疼。

    她的父亲是NBA著名的保镖,更是老巴斯的密友,老巴斯生前一直将拉芙林看作自己的女儿一样。

    所以她和巴斯家族不仅是工作上的雇佣关系,更参杂着数也数不清的感情羁绊。

    拉芙琳将帮助湖人队,帮助巴斯家族渡过难关,当成自己永远都不能推卸的责任。

    这几年她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机器人,工作,工作,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她为了湖人队的振兴简直操碎了心,跑断了腿。

    还好去年在第7顺位选到了同样来自肯塔基大学的东南联盟最佳新秀……朱利叶斯·兰德尔。

    这让湖人队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其实无论巴斯家族如何内斗,到底是小弟吉姆·巴斯还是闺蜜珍妮·巴斯最终胜出,对于拉芙琳来说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要让湖人队重回豪强之列,要让天上的老巴斯叔叔能够安心。

    “哇!”

    这时,看台上上又传来一阵欢呼。

    拉芙琳睁开了眼睛,用力晃了晃脑袋,将这些回忆和感想统统甩走。

    想的有点远了,眼下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她又翻开了自己的宝贝记事本,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对球员的评定。

    翻到其中一页,看起来像是一份目录,页头写着2015选秀几个字,页脚被多次折叠,已经有几道很深的痕迹。

    下面是两排球员的名字和位置,其中有几个名字被重点圈出来,旁边还加了注脚。

    唐斯,拉塞尔,奥卡福,考利斯坦和温斯洛。

    还有一个:波尔津吉斯,不过圈的很轻,几不可见。

    在这些名字当中,唐斯,拉塞尔和奥卡福被重点圈注,尤其是唐斯,蓝色的中性笔线条马上就要把名字给盖住了。

    “我想要唐斯!”拉芙琳重新靠回到沙发里,闭上了眼睛,很干脆的说。

    她的意见,也许真的会影响到湖人队的未来。

    过了十几秒钟,科比仍然没有说话,拉芙琳好奇的看向这位湖人队的头牌。

    科比慢悠悠的转过身:“拉塞尔怎么样?”

    拉芙琳闭起眼睛一脸无奈:“哦,天呐,科比,你又来动摇我……不过我坚持,如果我们是状元,必须拿下唐斯!”

    科比点点头,看来他对唐斯也很认可。

    “我刚才去见了艾佛森。”科比坐下来,突然将话题岔开,说出一句不贴边的话。

    “答案?他也来了?”拉芙琳诧异,没想到仅仅是NCAA的一场半决赛,居然吸引到了两位天皇巨星。

    “嗯,他和76人队那个大个子探花秀一起来的。”

    拉芙琳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什么?他和费城的人在一起?76人队可是状元签强有力的竞争者!天呐,他们一定是来考察球员的。”

    科比不置可否的歪头笑笑。

    拉芙琳打开笔记本电脑,好像突然着了魔一样不停的翻查数据,自言自语:“76人队内的长人有塔比特,麦基,诺埃尔,还有一个仍未上场的恩比德,按理说,他们不会和我们抢唐斯的吧?”

    说完焦急的看向科比,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可惜,那个叫做“答案”的人,刚刚同样没有给出科比明确的答案。

    科比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今晚这两队的后卫好像也都不错哦。”

    后卫?拉芙琳知道像科比这样打了二十年球的人,眼光毒辣得很,他说不错,那就一定差不了。

    “后卫的话,那你一定指的是七叶树的拉塞尔和野猫队的布克了……”拉芙琳又开始找资料了。

    科比摇头笑了笑,又喝了一小口酒,心中出现的,却是另外一个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