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的时候我的世界一片黑暗,低矮的屋檐,昏暗的房间,我的皮肤,以及,周围人们眼里的那种冷漠而疯狂的目光。我长得并不高大,所以在我最应该快乐的童年时光里我就懂得了人性的自私与猥亵,在这样一个罪恶的环境里我似乎只有选择堕落,然后消亡在对这世界的憎恶之中。     然而一个人改变了这一切,一个普通的黑人妇女,我的妈妈----我相信这是上帝发现对我的不公之后给我的补偿。      我喜欢篮球。但我的身高使我只能在球场边静静地看着高个子们的表演。在我沮丧之极的时候,妈妈来到我的身边,用一种不容反抗的口吻对我说,你是个男子汉,不比任何人差,我希望我的儿子是最出色的,去做给我看。     从那时开始,我有了一种桀骜的眼神,藐视一切,在我心中只有一句话-- some men are born to be hero.     妈妈默默地支持着我,为了给我买一双球鞋,她甚至愿意不用电灯,每天晚上在黑暗中,看着我在院子里运球。     几年之后我拥有了一幅强壮的身体,还有无与伦比的速度,以及令所有对手胆寒的那一种眼神,在大学里我打败了所有的对手,他们对我束手无策,我像一阵风一样穿梭在人丛当中。然后我来到了nba,一个充满了金钱与梦想的地方。我不知道我会有一个怎样的前途,我不在乎。     在这里有很多英雄,他们都像我一样,身怀绝技,但大部分人都只是配角而已。因为他们缺少对胜利的渴望,只是为了金钱和名誉。除了一个人,唯一一个可以让我心服口服的的人,他叫乔丹。可惜,他老了。     之后,我有了几个不错的队友,他们看得出我眼里对胜利的渴望,他们竭尽全力帮我实现梦想。因为我已经被人称为飞人的接班人,我必须用总冠军的戒指来证明自己的价值。但我知道,我只是我,不是神,也不会成为他。     我打败了东部所有顶尖的后卫,用我的速度,和隐藏在眼神之后的执著的信念。在一场大战之后,一个叫做雷阿伦的家伙败在了我的脚下,他很强,在技术上无可挑剔,他败给了我的信念,他没有一种王者之气。     然后,我们就来到了洛杉矶。     在这片黄色的浪潮之中席卷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那是属于征服者的。他们有一位少年英雄,他的空中舞步可以和乔丹相媲美,但我并不惧怕他。令我窒息的那种气息,来自躲藏在浪潮之后的那只鲨鱼,乔丹之后最具统治力的家伙。 比赛开始之前,我身上有十多处伤痕,所有的人都认我们会输,并且不堪一击。 我想,我会给出一个令他们惊讶的答案。     后来妈妈告诉我,当他看到我孤身一人对抗那个王朝的时候,她为我感到自豪,她的儿子用自己瘦小的身影傲立在浪尖之上,向整个世界宣布,我,是一个英雄。     那场比赛之后我精疲力尽,然后我们丢掉了总冠军的戒指。我没有成为神。 但在这一场血雨腥风的厮杀之中,我的刀光四处闪耀,一次次瓦解对手强大的防守。血战之后,万籁俱寂,收刀四顾,举世皆称英雄。     当年的情景已经在我脑海中渐渐淡去,我们也似乎离总冠军越来越远。只是我的眼神依旧未变,永远充满了了对胜利的渴望。或许我拿不了总冠军,或许我永远也无法成为乔丹那样的王者。但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的妈妈,再也不用在黑暗里度过黑夜。     而当年的那个穷小子,如今再不会没有鞋穿。

一、出身贫寒 

    阿伦的母亲安·艾弗森出生在哈特福德犹太区,有4个兄弟。15岁那年,她入选了教会高中女篮,但在例行体检时被意外告知:她怀孕了!这样,她不得不来到了弗吉尼亚州的汉普顿和祖母住在一起,因为她的母亲在她12岁那年就过世了安回忆说:"那天大雨滂沱,她离开我的那一霎那,我觉得天都塌了我站在雨中大声哭喊,上帝呀!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啊!,"安知道这个未出世的孩子的父亲是谁,他是阿伦布鲁顿,是她在哈特福德的同学

  布鲁顿曾经说过很爱她就像许多年轻人一样,布鲁顿面对即将担负"父亲"这一职责毫无准备多年后,他在接受《费城日报》采访时说:"我当时很想去汉普顿找安,但我当时也只有15不久,她爱上了别人,我也一样我们就失去了生活在一起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