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锁的房间》第5集:段莉莉跳楼案扑朔迷离 木夏遭神秘人车祸恐吓

  谭佑质问木夏去银行的目的,木夏还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态度,称自己被瑞驰银行聘请做高级安全顾问,他是去升级版本系统,谭佑根本不信,但又无言以对。第二天,谭佑再次跟踪木夏到了银行,他信心满满以为可以抓住木夏时,没想到一打开门,秦华正为木夏举行聘请欢迎大会,台下坐满了瑞驰银行的高层,谭佑十分尴尬。

  秦左漫去看望好友岳琪的母亲,她告诉岳琪的母亲自己一定会查明岳琪的死因真相,两人聊了一会儿,岳琪的母亲便送秦左漫出门,在门口看到邻居张磊在草丛捡从8楼阳台吹下来的衣服,抬头一看,张磊妻子正坐在阳台欲跳楼,秦左漫立刻打电话回警队,只见张磊妻子纵身一跃跳下,当场死亡,张磊难过的抱着妻子大声哭喊起来。

  警队的人都到了现场,秦左漫一目击证人被接受询问,警局的二队判断是自杀,但秦左漫不相信。死者是残疾人,有爱她的丈夫和乖巧的女儿,头天还在快递上购物,突然自杀,有点反常。秦左漫觉得疑点重重去找木夏帮忙,木夏一副高冷面容看了一眼视频,称看起来是自杀后走开了。

  秦左漫回到警队,从法医那里得知死者段莉莉三年前遭遇车祸,导致下肢瘫痪,但她上肢肌肉十分发达,靠自己的力量抓住晾衣杆,从轮椅挪上栏杆是完全有可能的,而且痕捡显示,晾衣杆上确实有她清晰的八个指纹,另外,死者的过往病例显示,她有一年多的抑郁症治疗经历,根据这些来看,下自杀的结论,完全没问题,但秦左漫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谭佑约秦左漫去吃美食,两人一起去坐公交,司机一个急刹车,秦左漫下意识下双手抓紧了车上的手扶横杆,她突然想到段莉莉抓栏杆的姿势,便匆匆下车回警局。秦左漫告诉谭佑段丽丽的晾衣杆上只有她八个手指的指纹,却没有虎口处的掌纹,这说明,指纹根本不是死者印上的,而是凶手做手脚拓印的。

  秦左漫和谭佑马上去了张磊的家中,张磊的母亲坐在沙发上哭泣,秦左漫询问后得知段丽丽跳楼时家里无人,随后也都得到了验证。而段丽丽死前家里的门窗全部反锁,就连阳台也被段丽丽的腰带系住了,凶手布置了这一切后,是不可能从阳台回到房间里去的。谭佑皱起眉,称这又是一个上锁的房间案件。秦左漫在现场仔细检查后发现,死者家左右住户的阳台均没有封,是可以横向翻越的,只要调查一下,死者有没有和邻居结仇,说不定案子就柳暗花明了。

  谭佑调查到段丽丽与邻居结过仇,三个月前,该邻居与情夫在家中偷情,情夫跑到阳台躲避,被段丽丽发现大叫起来,导致该邻居和丈夫离婚。该邻居便一直记恨段丽丽。

  秦左漫和谭佑去这名邻居家勘察,发现该女子是一个网红主播名叫李莉莉,谭佑拿过手机用颜值吸引很多粉丝,粉丝们还告诉谭佑李莉莉与情夫约会事情,李莉莉只好坦诚,当晚七点她的情夫在阳台看见段丽丽家中有一个陌生男人,而段丽丽的家人在七点半回家之后就没有提起那个男人,说明那个男人已经离开,而小区电梯的监控也没有拍到那个人身影。

  木夏一言道出有可能那男人根本没有离开。秦左漫和谭佑查到那个男人是段丽丽前男友许国梁,许国梁是张媛媛的小学老师,他得知张媛媛的母亲是段丽丽后便一直打钱给段丽丽,想帮助她。许国梁当晚去段丽丽家坐了十几分钟,自己确实在段莉莉家做家访,小区大门监控显示,许国梁是八点半离开的,秦左漫见他最终不肯说实话,只好将他请回了刑警队。

  许国梁不得不实话实说了,他表示,自己是因为担心被怀疑才说了谎,当天确实二次返回过死者家,因为媛媛的状态很差,他想了解一下情况,但段莉莉什么都不肯说,他坐了一会儿便去了别的同学家,临走时他不放心,又去了她家,却没有敲开门,说着,还将自己手机中存着的一副图画拿给秦左漫看。这幅画是张媛媛画的,据说是画的她的爸爸、妈妈和奶奶,可画面上却都是张牙舞爪的怪兽形象,充满了恐怖感。

  尚微微查到死者的用药被人换过,木夏到处死者婆婆曾是内科主任。于是,秦左漫等人又再次去了死者家中调查她的婆婆,并将其请到了警局。那婆婆经过几小时的审问,终于坦诚看不惯死者生前骄傲、强势,给偷偷换了药,但并没有过量,而且还把对应的计量和反应做了详细的笔录。经过尚微微的检查,也基本排除了嫌疑。

  木夏在死者家的阳台察觉到对面楼的房间有反光,还从死者照片的衣服上发现了刀片跟阳台上的鱼线。木夏立即去了对面的楼,那是一个望远镜爱好者,那人说出张磊在那天早上修过他们家的晾衣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