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一场奥运男子小组赛在沈阳奥体中心五里河体育场举行。

2008年8月13日,一场奥运男子小组赛在沈阳奥体中心五里河体育场举行。

  沈阳五里河体育场曾是中国足球的“福地”。2001年10月7日晚,中国男足在这里改写历史——1比0战胜阿曼队后首次晋级世界杯决赛圈。

  2007年2月12日下午3时,随着爆破带来的一声闷响,黄祖刚和李松华的青春记忆随着倒塌的五里河体育场化为烟尘。1988年一起参加了五里河体育场奠基仪式的两人不曾想到,19年后在同一地点目睹它的崩塌。

  李松华曾任沈阳市球迷协会副会长,黄祖刚则先后在五里河体育场、辽足俱乐部和辽宁足协担任管理者。19年中,两人共同见证了五里河体育场短暂生命里的每一个高光时刻。

  可喜的是,在五里河体育场爆破5个月后,沈阳奥体中心五里河体育场竣工仪式正式举行。与五里河体育场原址一水之隔的浑河南岸、象征着“水晶皇冠”的新“五里河体育场”完美再现。

  球迷买万字头鞭炮庆祝奠基

  1988年4月1日清晨,天刚蒙蒙亮。李松华带着马扎来到工地,为观看奠基仪式的球迷占地方;黄祖刚把球迷自掏腰包买来的4挂万字头鞭炮运到现场,小心翼翼地挂在吊车上。这一天,是五里河体育场动工的日子。

  与现在高楼林立的景象不同,当时的五里河地区是一片菜地。施工前,主体育场的建设范围外立起了两米多高的围挡,围观群众只能透过缝隙观看奠基仪式。李松华在内的上百名球迷受邀进场,当时任沈阳市球迷会长的黄祖刚负责带队。

  现场,各种建筑设备整齐排列,万字头鞭炮清脆而有力,乐队的伴奏欢快热闹,“有点像阅兵式。”黄祖刚说,这是属于那个年代的庆祝方式,“有一点土,但是很温馨,都是大家自发的。”

  为了赶上1989年9月举行的第2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五里河从奠基到交付花了不到一年半。但因为资金问题,图纸上的双层看台只落实了一层,设计观众座位从7万减至5万。“基本都是框架,座椅都是水泥台。”黄祖刚将初生的五里河比作“半成品”。

  作为旧体育场的替代者,五里河被沈阳人寄予厚望,但这个半成品在当时一些群众眼里就是个“四不像”,与辽宁体育大省、足球大省的定位并不匹配。第2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结束后,在媒体和社会的呼吁下,五里河的南北看台终于扩建,观众容量达到6万。

  然而这没有彻底解决其硬件差的问题。1990年亚俱杯决赛中,央视转播突然中断,原因是电缆输送变电跳闸。因为比赛时间是下午,断电导致的灯光问题没有影响比赛进行,但仍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一会儿没信号,一会儿没信号,给我急的。”回忆起这场比赛,万里印象深刻,当时还没调到体育场工作的他在家里看了比赛直播。日后当上五里河电工班班长的万里听老员工说起过,当时是一位电工拿着锄头,用身体硬顶着才把闸合上的。

  1990年,沈阳市足球学校搬进五里河,黄祖刚除了担任校长,还要兼顾体育场的工作。由于五里河建成时外侧墙体裸露,黄祖刚牵头招商,用几块谈来的广告牌遮住了墙上的“窟窿”。“连计分设备都是人工翻牌的。”黄祖刚说,建成3年后,五里河才换上能播放图像的大屏幕。

  足球名将杜震宇回忆说:“小时候我在沈阳东北风足球队练球。五里河刚建成时我去参观了,辽宁队一有比赛我们就去当球童,赛前还会踢垫场赛。辽宁队和巴西桑托斯的那场友谊赛之后,我和苏格拉底合了影。五里河对于我是梦一样的地方,小时候就想着有一天要回到这里为辽足踢球,但后来我再回到这里就是代表长春亚泰了。2006年中超联赛,我回到这里踢沈阳金德,那场比赛我打进了个人第一个中超进球。对五里河体育场我还是感情很深的。”

五里河体育场|国足的福地 永恒的记忆

  2001年10月7日,李铁、邵佳一庆祝出线。图/Osport

  国足圆梦锤破四五面大鼓

  当“我们出线了”5个字出现在大屏幕上,时间已经来到2001年10月7日。当晚,国足1比0战胜阿曼晋级韩日世界杯决赛圈,圆了44年的出线梦。

  那年的十强赛前5轮,国足取得4胜1平,形势十分乐观。对阵阿曼之前,球迷从全国各地涌入沈阳,等待见证国足出线的时刻。曾有一位国内知名酒厂沈阳分公司的老总拉着一货车白酒找到黄祖刚,希望免费宴请全国球迷。黄祖刚接受了这位老板的诚意,在五里河东面的一处饭店内设宴,全国各地球迷协会的300位代表在赛前喝了个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