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白国华报道 李铁率领的国家选拔队,在东亚杯上以一胜两负结束了自己的征程。

  八个字形容:该输的输,该赢的赢。

  该输的比赛,是对日本,对韩国,实力明显不如对手,1比2输给日本,0比1输给韩国,小负日韩,完全符合人们的心理预期。该赢的比赛,是对中国香港的比赛,无论如何,中国选拔队的实力在对手之上,最终以2比0战胜对手。

  所以,这就是现实,不要对李铁或者这支队伍保以太大的希望,也应该清楚国家队在亚洲的定位,2019年中国足球最后一项赛事结束,剩下的的事情就是追问:前路茫茫,该往何处?

  差距就是这么大 

  李铁带领的这支队伍,先做一个横比:

  日本队有多名国奥适龄球员,被人称之为日本三队或者四队;韩国队多名旅欧球员没有回来,可以称之为韩国二队;而中国队,既然命名为国家选拔队,叫他们二队,也是理所当然。

  那么,中国二队面对日本三队或者四队,面对韩国二队的时候,两场比赛均告失利。对日本,先丢两球,再进一球,场面上稍好,但从技术和意识的层面上说,和对手差距较大;和韩国的比赛,全场被压制,中国队全场仅仅两次射门,最终0比1告负。

  再考虑到日本韩国最顶尖的球员,多人都在欧洲效力,更有像孙兴慜这样的排头兵,所以不难得出一个结论:

  在最高水平队员的储备上,无论从数量上还是质量上,日本韩国和中国的差距越拉越大,也正因如此,所以中国队已经21年无法战胜日本队;而之前影响更为深远的”恐韩症“因为有2010年东亚杯中国队的3比0,和2017年12强赛中国队的1比0稍有消减,但其实双方的差距并没有真正缩小。

  这里面的原因并不复杂,已经无须赘言,正因为这种情况的客观存在,所以才会导致人们对于这支队伍在参加东亚杯的时候,信心不足。

  而比赛的结果,也完全印证了这一点。为什么中国足协在选拔队出征之前没有任务要求,也是因为中国足协的有关人士明白这一点。

  况且,东亚杯本来就纷纷扰扰。里皮拒绝带队参加东亚杯,于是足协选择了李铁带选拔队参加东亚杯的方案,而国家队在参加40强赛,遭遇菲律宾阻击,遭遇对叙利亚的失利以后,里皮拂袖而去的后果还没有消除。

  这支情况下,选拔队出征东亚杯,最终以一胜二负的成绩结束,至少不算太”丢脸“,没有出现溃败,已经完成任务,更何况,在最后一场和中国香港的比赛中,打出一个2比0,简直让人”喜出望外“……

  李铁带队是否合格? 

  选拔队主帅的位置,有些人觉得是烫手山芋,有些人觉得是通往国家主帅的敲门砖,何种角色,完全视乎人的选择。

  中国足协选择李铁挂帅,看中的是李铁的能力,同时也看中了李铁炽热的”功名心“。而对于李铁来说,挑了这个担子,他自然明白,只要是国家队的比赛,其实就没有什么选拔队和正式队的区别,没有代理主帅和正式主帅的区别。

  他首先要保证队员的斗志和欲望。所以他才会强调,在出征之前给名单上的每一个队员打电话,保证他们出战的意愿,结果每个队员都给了他满意的答复,为国征战,我愿意。

  队员们愿意拼,但也要拼到点子上。集训的时间短,磨合时间比较少,这些都是实际情况,面对日韩,中国队明显实力处于下风,这倒跟李铁带武汉卓尔踢中超的情况类似,毕竟作为升班马,武汉卓尔的班底在中超实力偏弱。

  在中超,李铁的战术简单概括为三点:一,五后卫,双后腰的战术。这个阵型结构决定了武汉卓尔是一支防守反击的队伍;二,前场依靠外援突出的个人能力创造机会,所以武汉卓尔外援进球的比例非常高,另外,除了外援以外,其他本土球员的得分点比较少;三,全队通过积极的跑动来弥补攻防的不平衡。

  凭借这个战术,李铁带领升班马获得了中超第六。但再看选拔队在这次比赛的战术,明显有变化,原因也很简单,在俱乐部,李铁可以通过外援的个人能力来进攻,而在选拔队,很难寄望本土前锋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如果依葫芦画瓢,只怕中国队在毫无进攻的能力下,只能全场被动挨打。

  所以李铁寻求变化,他用四后卫阵型,用三前锋或者双前锋,希望能达到更好的攻守平衡,但战术终究要由队员来实施,队员能力的不足,所以出现了连续负于日本、韩国的局面。

  最后一场和中国香港的比赛,中国队实力占优,全场压制对方,李铁首发启用王子铭,目的很明显,利用身高和力量去压制对方,最终2比0获胜,达到了李铁的预期目的。

  从三场比赛的指挥看,没有惊人之作,亦无错误选择,李铁交出的答卷是合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