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中国男篮确定赢下明年世界杯入场券的那个夜晚,巴林麦纳麦的酒店里,当地时间凌晨4点多,杜锋教练依然没有入睡。

  在那个不眠之夜,当看到手机弹出朋友发来的恭喜和祝贺时,杜锋终究敞开了心扉,“太不容易了”“很难受”……

  彼时,中国男篮虽然连胜伊朗和巴林,舆论关注的重点却已经从世界杯参赛资格转移到了中国男篮换帅的流言上——即便中国篮协在当时没有做出任何回应,但杜锋教练在赛后对于共事过的助教、球员和工作人员的感谢与祝福,仿佛就像离别感言。

  11月16日,中国篮协终于拨开迷雾,官方宣布杜锋不再担任中国男篮主教练,同时选聘前塞尔维亚队主帅亚历山大·乔尔杰维奇接任。

  至此,杜锋的国家队主教练生涯停在了第1112天。在这和疫情高度重合的三年多里,杜锋教练和这支中国男篮经历了太多起伏和波折。

  他们完成了“进入世界杯”的目标,也遭遇过亚洲杯第八的失败。带队成绩、选人用人,以及临场指挥,让舆论对于杜锋的评价逐渐走向两个极端。

  杜锋教练依旧保持着对中国篮球的热情和坚持,就如他在卸任后和澎湃新闻记者所说的,“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知道的人始终会知道的。”

  临危受命

  2022年的秋天,中国男篮的桩桩件件刺激着球迷的神经。

  36年来首度无缘直通奥运会的“滑铁卢”,让中国篮球圈的“寒冬”来得比现实更早了一些。

  那年10月的最后一天,中国篮协宣布了李楠教练卸任的消息。取而代之的正是此前在国家队“红蓝对抗”中处于下风的杜锋。

  从国家队选拔和备战的角度来看,当时并不算是一个换帅的常规时间节点——距离奥运落选赛还有接近8个月的时间,次年2月份开打的亚洲杯预选赛锻炼价值不大,当时换帅,国家集训队也不会在短期之内集结,而回到广东男篮的杜锋在那几个月的“首要任务”还是准备即将拉开大幕的CBA新赛季。

  “感觉是让杜锋去背锅的,国家队本身就是烫手山芋……”这是当年中国男篮换帅的新闻报道下方,最普遍的几种声音之一。

  从外界的评价不难看出,那时的中国男篮正在经历着“信任危机”。用“受任于败军之际”来形容杜锋教练接任国家队主帅的时机,一点也不为过。

  就在接任中国男篮帅位的三个月前,杜锋刚刚过完自己38岁的生日。

  在CBA,他重回广东男篮带领着一众年轻球员打得风生水起,大有重现“广东王朝”的趋势,而他也被认为是中国篮球“少壮派”教练的代表人物。

  其实中国男篮在那个“至暗时刻”也可以选择直接启用一位洋帅,但最终并没有那么做,究其原因,中国篮协主席姚明在启动双国家队竞争机制时就说过,“希望能够给本土的教练员机会和一些时间,去锻造他们,去锻造他们的队伍。”

  在姚明看来,虽然杜锋和李楠都很年轻,但中国篮球历史上并非没有成功的少帅,“当年宫鲁鸣指导和王菲指导带队的时候都是30岁出头,而在其他的项目之中,也有很多年轻的教练后来成为了名帅,我们也是征求了很多意见……”

  就这样,杜锋教练带着广东男篮主帅的身份走马上任,他意气风发地将球队的目标放在了2023年的世界杯和2024年的奥运会,甚至是更长远的未来。

  “我是一个很有国家荣誉感的人,国旗印在球衣上,我们就代表了国家的形象,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但谁都没能预见,杜锋教练口中的“压力”会因为疫情,变得如此沉重。

  史无前例

  从2022年10月31日成为中国男篮新任主帅,到2022年6月16日向外公布自己的第一份国家队名单,杜锋和整个中国篮球因为疫情整整“蛰伏”了594天。

  其实在2022年的2月,杜锋原本有机会带队出征在卡塔尔举行的亚洲杯预选赛,但还是因为疫情在卡塔尔国内加剧,最终亚洲杯预选赛第三阶段的赛事被迫取消。

  在得到这个消息时,刚刚带着广东男篮结束了CBA联赛前两个阶段封闭赛程的杜锋,已经和中国男篮的33人集训团队在上海崇明训练基地集结。他们放弃了春节假期和家人团聚的机会,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封闭训练。

  “这是一个很特殊的阶段,封闭的联赛打了很长时间,又恰逢春节期间,所以在这个节点上,对于所有运动员来说,大家的思想上、身体上、精神上都是非常疲劳的。”